<acronym id="zror4"></acronym>
  • <acronym id="zror4"><strong id="zror4"></strong></acronym>
  • <acronym id="zror4"><label id="zror4"><xmp id="zror4"></xmp></label></acronym>
  • <pre id="zror4"><del id="zror4"><xmp id="zror4"></xmp></del></pre><p id="zror4"><del id="zror4"><xmp id="zror4"></xmp></del></p>
  • <acronym id="zror4"></acronym>
    <table id="zror4"></table>
  • <table id="zror4"></table>

    論壇專區
    在線教育
     

    林雪萍 | 統治世界的機器 工業4.0屠龍刀即將完成?

    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22-06-20  來源:控制工程網  瀏覽次數:29
      祭出屠龍刀?
      數字化轉型,正在成為最具吸引力的大講堂,所有的企業家都在爭相恐后登臺發表自己的戰略。而工業4.0,這一五六年前紅遍天的企業戰略,則似乎被人拋棄了。
      但這種冷落,其實只是一個假象。德國本土的工業4.0工作組正在低調而穩步的推進地基的建設。
      美國以PLM為基礎的數字孿生概念,已經以各種方式被廣泛演繹,光彩照人的時候,德國則采用穩扎穩打的方式,從設備入手,圍繞著機器的互聯互通而做足功課。但對比其他國家產業界的調門,德國工業4.0工作組則一直像是地下工兵,意欲打通地下隧道的工程奇跡往往無人問津。工業4.0工作組已經推動7年的資產管理殼AAS(Asset Administration Shell)——一種將世界折疊在一個螺殼里的藝術,正在露出健壯的輪廓,就像是雕塑家即將塑形的思考者雕像。管理殼,簡單說就是給一臺機器,或者一只機械手,更小的如一個軸承,建立一個數字身份證。德國人把這個看成數字孿生的一種等價物。這意味著,每臺機器都將穿上可通訊的盔甲,就像《博物館奇妙夜》的晚上,所有的物體,全部復活。管理殼激活了它們,數字化工業世界里的沙盤,正在緊鑼密鼓推演之中。
      工業4.0屠龍刀,即將煉成。
      機器宇宙的起點
      一切要素數字化。
      這就是工業4.0所要追逐的目標。無論是產品設計研發,還是工藝,或者生產運行,和智能產品,全部用一套數據流,從頭走到尾。這個一開始就令人驚嘆的野心,正在走向可能性。管理殼,就是這個野心的宇宙爆炸起點,從這里看過去,一切宇宙的時間和空間都是從這里膨脹出去的。
      資產管理殼AAS可以理解為工業4.0模型標準體系的總稱,它由若干套子模型標準和一套總體模型規范形成。這些子模型,就是構建數字模型體系的樹根,而它們也絕非空穴來風,都是選自各自領域中最具代表性的標準,然后進行適配性改造。
      管理殼,正在為每一個部件,建立詳細的畫像;還要配上通訊協議。實際上,它是正在為未來所有的機器互聯、互操作做好準備。
     
      但管理殼,遠遠比一個數字馬甲要復雜。它并非只是給機器穿上一件數字外衣。
      設想一下沒有萬維網的時代。圖片、word、表格都已經廣泛存在。但它們如何共享?它只能你傳給我傳給它,非常有限的傳播。
      于是網頁出現了,它采用HTML格式,可以將表格、圖片、文本等資源,通過一系列網址(URI)獲取。所有的人,只要打開這個網頁,就可以看到同樣的內容——準確無誤地再現。
      可以將管理殼理解成一個網址,在這上面,電機、機器人、機床,或者物料,都被網絡化、資源化了,從而可以在管理殼上,自由瀏覽和下載。
      如果說互聯網是為人們共享網頁而生,那么管理殼就是為機器建立共享主頁而生。有了管理殼,機器之間將可以輕松地完成通訊。
      工廠里的《新華字典》
      作為出口大國,德國深知與全球貿易接軌的必要性。因此德國開發了eCl@ss分類系統。它采用了面向對象的設計理念,可以組合出具有唯一性的產品類別、關鍵字代碼和產品描述。這也是目前唯一通過ISO/IEC標準認證的產品分類格式。
      作為供應商和客戶之間信息交換的標準,eCl@ss采用了四級目錄結構,關鍵字涉及到12000個術語。它包含了大約3.8萬種產品分類和1.6萬種產品標簽,基本上囊括了目前所有在使用的產品和服務。eCl@ss目前逐漸在工業、商業、食品和服務等領域被廣泛使用。尤其是在德系汽車工業中,大部分零部件產品基本都使用eCl@ss分類系統來進行管理和采購。
      eCl@ss簡化了在電子商務領域內的產品數據應用,使得從供應鏈一開始的采購,訂貨到最終結算的所有流程中均有一致性的產品電子規范。有著如此龐大的連接能力,這意味物料、機器已經建立起天然的聯系。那么如何讓eCl@ss的顆粒度足夠精細,以至于可以達到相互通訊的地步?
      eCl@ss就像是一個工業詞典,讓資產管理殼AAS找到了產品分類依據。它應用廣泛,為管理殼的各種模型提供了一致性的語義標簽。所有人的用語,都需要到《新華字典》里找出來,于是大家說法一致。凡是《新華字典》里沒有,都是火星語。工廠里不接受火星語。eCl@ss就是工廠里的新華字典。
      
      于是,德國工業4.0平臺,跟德國電氣協會ZVEI,以及eCl@ss標準組織通力合作,使eCl@ss用戶可以將其中的要素,快速標準化,形成資產管理外殼身上的一段胎記,或者一塊基因片段。它會自我表達,自己是誰。
      eCl@ss作為采購環節中最常用的分類,終于可以發揮更大的作用。eClass就是一個文件,但沒有搜索能力。也沒有上網能力。一個圖片如果不被嵌入到HTML中,那就無法通過3W被查找到。同理,借助AAS的網絡化能力,第三方用戶或系統,就能通過網絡查找到相應的eCl@ss資源供。
      同時,隨著工業4.0計劃的推動下,eCl@ss開始進入到工藝設計系統(如AutomationML)以及自動化系統中(如OPC UA):在工藝設計階段,eCl@ss可作為機床加工件/倉儲自動化貨柜的規格數據輸入,而在自動化系統中,eCl@ss則可為機器人/質檢系統提供一系列產品空間相關的數據。
      AAS,激活了eCl@ss的能力。不過,它們基本上是同一撥成員,一起推動工業4.0的企業推手。 
      描述一個工廠
      如何用工程數據,描述一個工廠?如何將兩條皮帶之間的距離,告訴打算從中間闖過的AGV小車?六個機器人協同工作時,如何記錄它在空間中的軌跡,不至于相互碰撞?
      這意味著,在生產線上,需要有一種語言,描述工廠里的空間關系、控制邏輯。
      AutomationML語言(Automation Markup Language),正是這種面向工廠對象的語言。它可以用形式化的描述方式,將工廠里面鍋碗瓢盆的瑣碎,從產品、物料、裝備或者加工過程,全部描繪出來。AutomationML也可以理解成一種構建工廠三維地圖的語言,它可以將一個工廠或者產線,進行數字化重構。在這種語言的描述下,真實的工廠,通過語言的傳遞變成了一個虛擬工廠。當然這只是一個模型。而大量仿真、計算軟件,就可以在這個模型上開始啟動,各自操起家伙,驅動不同的鍋碗瓢盆。
      作為一種基于XML的描述語言,無論是管道工程、電氣設計、PLC編程、機器人編程等,都可以加入進去。實際上,AutomationML就是要解決的是這些不同工程要素之間的信息標準化,如機器人、AGV等對象之間的信息交換策略。
      簡單說,AutomationML就是語言,一種圖形化、低代碼的建模語言,建模方便,它是自動化系統參數的輸入。
      
      現在,管理殼AAS,已經將它集成在內,從而為AAS確立未來調用時候的相互邏輯關系。
      這其中AutomationML可以兼容3D模型,這一點非常重要。在設計、仿真等環節,存在大量3D 模型的格式。這些CAD一般是以中立性的STEP或者IGES格式,也有西門子所管控的JT格式。但是要將這些模型,變成工廠的描述方案,則還需要一種標準。作為3D立體幾何模型的XML描述方案,最早源自索尼游戲開發的CollaDA格式,被AutomationML所采納。實際上在機器人調用幾何空間和動態軌跡的時候,就是采用了CollaDA格式。
      還有另外一種軟件,正在進入這個陣地。那就是計算機輔助制造軟件CAM軟件。它正在從有限的數控機床,快速進入機器人行業,從而改變機器人現場示教編程的低效。在很多場合,一臺機器人在現場等待編程的時間,能夠占到90%以上。這意味著一臺機器人90%的時間都在睡覺。而這種示教機器人的惰性,正在被CAM的離線編程逐步所取代。既然CAM能夠完成機器人的路徑規劃,如果進一步拓展,它當然可以繼續指揮AGV車、指揮物料的行走,再加上它最擅長的機床,那么它會更好地對產線設備進行路徑協同。這個時候,它就不再像以前那樣只輸出G代碼供機床使用;而是可以借助AutomationML語言,輸出XML格式,從而真正建立產線上各臺機器行動軌跡的大仿真。
      管理殼,正在跟CAM/CAPP等工藝設計軟件,建立更多的連接。這是屬于管理殼的巨大勝利。也使得數字化車間,將發生更大的軟件驅動的景象。
      讓互操作性變得可行
      當現場設備需要協作時,它們應該采用何種通訊協議與工程建模方法?如何實現二者的可識別性,進而完成工業互聯網最重要的屬性:互操作。OPC UA就是抱著這樣的雄心而出現。它不僅統一了通訊協議框架,而且也使得各個設備有著相同的信息模型。
      OPC UA天生是一種軟件化思維,這其中就包含了標準化、簡單化等原則。這跟設備現場OT界的私有化、多樣性、非標是完全不一樣的??梢哉f,工廠里各個設備都可以看成自有江湖的俠客,相互不通氣,每臺設備說的都是江湖黑話。而OPC UA則致力于將標準化,引入到設備層。OPC UA的引入,可以有效支持語義互操作,它可以承載各種語義模型,而且提供了強大的通訊協議接口。
      如果說AutomationML提供了描述工廠對象的描述語言,那么OPC UA就是一種基于對象的協同框架。
      在裝備及產線層面,已有眾多系統對OPC UA模型與通訊接口進行了支持,其中包括離散行業的機器人、機床、3D打印機等;在流程與能源行業,多家DCS系統支持OPC UA通訊協議及信息模型。同時,隨著機器/產線與工藝設計、計劃系統的深度融合,OPC UA也在積極地制定與AutomationML(工藝設計格式)、ISA 95(生產運營系統)相兼容的配套規范。
      可以看到OPC UA已在近幾年取得了不錯的成績,它正在頑強地向下滲透,刺進黑暗的設備黑盒子。在此過程中,德國機械設備制造學會VDMA給予了大力的支持,它在有計劃地將各種機械設備分門別類地進行信息建模指南。
      
      VDMA,為這些類別都做了OPC UA的模型。工程設備、自動化設備,都變成規范化的設備模型。相當于可以這些規范,可以做系統集成和功能調整。如讀卡器RFID,設定有幾個指令。開始掃描、一直掃描(是否有RFID靠近)等。而機器視覺,則有拍照、旋轉、放大、縮小等指令,全部規范化。這些指令,都可以自由拖拽。這意味著,一個現場技術工人,就可以簡單使用復雜設備,給機器編程。原來很復雜的自動化開發工作,就可以傻瓜化。
      想一想,操作大疆無人機的時候,只需要拖拽,就可以實現一系列飛行運動。OPC UA的信息建模,就是為了使得“編程平民化”。
      當人們抱怨年輕人不肯下工廠的時候,卻從來未曾想過這些工廠陳舊的操作界面會嚇跑年輕人。這些設備操作的理念,基本是一百多年留下來的遺產。這期間,機械化、自動化和信息化,不斷更新,但勞動者都需要做出各種復雜的動作才能應付。而未來的車間,一定都是界面化操作。這才是迎接90后成為工廠主力的最好禮物。這些云原生的數字居民,一開始就是一個“屏生活”的時代:他們只學會了使用指尖來敲打鍵盤或者觸摸顯示屏。只有工廠里重現“屏操作”這樣的顛覆性工作場景,年輕人才能真正下得車間。這意味著藍領、白領的工作界限正在模糊,操作人員就是編程人員,編程人員就在現場。沒有足夠的底層信息建模,調整工藝的難度和工作量是不可想象的,人們不得不返回辦公桌去操作計算機。但這樣的時代,終將過去。
      當我們滿心歡喜地迎接數字化工廠的時候,千萬不要忘記迎接云原生的數字居民也進入了工廠。一臺機器、一個工廠被操作的界面至關重要,它只屬于指尖操作。
      比API經濟還高級
      那么資產管理殼,是如何進行傳遞的?它必須在工廠里面最通用的格式中,找到一種出口。這一點它選擇了XML和JSON作為輸出格式。這兩個格式,在IT界應用廣泛,而在制造系統中的IT系統,應用非常多。無論是ERP或者MES,數據庫的數據導出來的都是XML或者JSON格式,描述一個工單、人員、成本等。
      而管理殼AAS的語言格式,則完全支持XML和JSON的表達方式,于是世界看上去可以統一起來了。管理殼可以作為一種AASX格式進行對外輸出。這個aasx文件是開放XML格式,可以自由下載和傳輸,而且可以集成到各種服務。更重要的是,管理殼還可以作為 REST API提供,從而提供一種設備無關的讀取特征。
      IBM從2015年就一直在推一種API(應用程序編程接口)經濟,它的意思是各種能力都要網絡資源化,并可借助API接口供大家相互調用,并最終實現各項能力的組合。實際上,IBM發明了一種RestAPI的格式,它跟終端設備無關,因此各種數據和功能模塊,都可以在設備終端自由調用。
      德國工業4.0工作組顯然吸收了IBM的想法。它認為,首先可以將一個管理殼通過文件包的方式發給另外一方,另外一方打開后重新抽取使用。但是,這是一種最原始、最傳統的管理殼內容的使用方式。進一步,可以按照IBM所定義的方式來,那就是機器也可以是API經濟的一部分。這種情況下,可以通過API調用一個管理殼,實現復雜信息的交換。
     
      但德國人更前進了一步。它甚至認為API經濟,仍然是一種被動的方式。如果是用管理殼,則可以實現主動交互的多對多的方式,機器之間的訪問,可以變得更加自主化。
      
      這三種不同的借用管理殼交換信息的方式,難免會使人們意識到,每個機器都可能成為一個話癆,未來工廠的機器之間,將有著說不完的話。這實際正是德國工業4.0的2030愿景:自治、互操作性和可持續發展。要做到機器自治,它們之間必然要開口說話——希望它們不會因為出現故障而相互謾罵,或者機器罵人。
      至此,可以看到,管理殼動用了四大支柱,來構建一個可彼此交互的智能機器世界。
      
      不同方言的人要說話,必須先確立基準。而機器互聯,則需要統一的語言。資產管理殼,吸收了四塊不同領域的成果,從而使得“機器都說普通話”大大向前邁進了一步。
      來啦,第三方服務
      第三方的管理殼服務商已經行動起來。德國一家Xitaos公司,就是將管理殼看成是一個“數據連接器”,或者是一個數字空間與物理空間的陰陽交匯的交叉點。不妨說,管理外殼是“數字孿生”的外在軀殼。這使得數字孿生,可以成為一種類似PDF格式,跨設備自由傳播,而最后只需要一個PDF閱讀器。工廠傳遞管理殼,人們可以像使用PDF一樣,來使用數字孿生。只做一個管理殼領域的PDF閱讀器,這正是Xitaos的工作。
     
      它為德國威騰斯坦提供了管理殼的服務。后者是一家機電一體化驅動系統,包括伺服齒輪箱、伺服電機、伺服變頻器等。
      
      Xitaos為威騰斯坦提供全流程的設備備件與維護管理的管理殼服務。它最大的難點在于數據的異構性,多元數據要聚合在一起,而且最終顯示要完全獨立于終端設備。
      在這個場景中,SAP數據庫將相關產品的同步到云中的“SAP Drop”中。Xitaos通過ETL(提取轉換加載)的加工過程,形成一個變速箱的管理殼。這意味著,具有SAP特征的物料,被映射到eCl@ss目錄中一個國際登記數據編碼(IRDI)。憑借清晰唯一的語義,每個人都可以清楚地讀取。進一步,它通過亞馬遜上的AAS平臺,轉換為符合規范的模型格式,并在云端中通過管理殼轉換器進行呈現。它提供了標準的REST API接口,提供組件的信息。對于用戶而言,借助任何工業互聯網平臺,通過REST API很容易查詢到變速箱的生產日期、異地交貨和質量追溯信息。
      以前產品規格都是在電腦里,提供文件但無法讀取。而現在,各種經過過的規范性文件,都可以借助于管理殼得以匯聚并且可以激活。
      這個案例展示了一個開始,但如果將這個齒輪箱的查詢,看做是管理殼所呈現的一種能力。那么在工業互聯網上,有許多“能力”是可以共享的。把這些“能力”封裝成API,放到API Marketplace上去。這些API可以被調用者訂閱,或者組合,編排成全新的應用能力。而管理殼則始終是底層不可或缺的信息,它們就像是一個物體的原子一樣,構成了最基本的粒子信息。
      那么,攜帶了原子級顆粒度信息的管理殼,將會呈現出何種更大的能力?
      真正的協同,不是靠工業互聯網
      管理殼,把信息模型,通訊協議、工廠場景、數據格式等這些要素全部串起來。這樣看起來,它更像是一種基于HTML語言的www網站,通過HTTP就可以找到各種資源。就像每一段文字、圖片都有一個獨立地址,每一種機器、資源,都可以通過管理殼進行獨立訪問、獲取和傳遞。
      有了這些準備,可以看看未來如何實現基于訂單驅動的多方協同生產。
      德國智能工廠聯盟正在將協同制造,引入異地來實現。在一條示范產線上,它由三處不同的地點聯合完成,共同制造一輛可定制化的卡車。合約制造角色就是凱澤斯勞滕大學的機床與控制部,它負責對拖車油箱上部的結構進行銑削。盡管三個地點的三臺機器都具備銑削功能,但一套程序裝上去,可以實現不同的質量加工等級,加工速度也不一樣。這意味著,不同地點的機器,完全可以通過遠程來實現自選配置。對于其中一個廠家,它并不需要為自己的機床購買一套CAM軟件,或者也不需要自己的人員對CAM軟件進行路徑編程(這類人員一般都是很昂貴的),可以通過第三方提供CAM遠程服務,用AutomationML的描述格式,下載在本地的管理殼AAS之中。然后跟它的3D打印機進行連接。如果不需要很高的精度,就可以提供低價服務。反之,高價格就可以提供高精度。這意味著自主化的多智能體系可以相互溝通,以確定哪一個是根據客戶規格生產產品的最佳選擇。
      那么,它們如何實現傳遞?
      圖片
      圖10 管理殼的供給側和消費側
      可以想象,當不同的工廠都有自己的管理殼的時候,這些連接起來的管理殼,將會相互借力。一個工廠再也不需要擁有完整的能力,它可以借助其他廠商的服務,補齊自己所缺的一塊能力,就可以完成一個訂單的加工。
      以前都是私有通訊協議,組態會非常復雜。而現在由于各種設備,已經采用OPC UA的方式得以打通,設備適配就會變得很容易。對于工業廠商,就不需要應對各種復雜的定制化接口,IT和OT系統維護能力將會大幅度降低。這對于大廠,自然是一個好消息。
      整個世界的IT與OT系統正在悄悄發生變化。一個公司的數字化系統要么足夠強大,強大到能夠向外溢出,為其他廠家實現能力復制;要么能力偏弱,這個時候它需要借助外力。數字化進程慢的公司,或許就考慮將部分數字化系統外包。
      聯想正在致力于“內生外化”的服務能力,將自己的IT系統做成標準化,對外進行服務。為了面對內部7萬多名員工、35個工廠、近6000家供應商,它自己開發的混合云XCloud已經應對自如。而這種能力,同樣受到一個鋰電池大廠的青睞,它需要構建這樣的面向全球各個基地的混合云。IT系統正在走向微服務化,從而通過組合調動的方式,對外提供服務。這種方式將會使得領先企業的IT系統,越來越容易向外溢出,為其他企業服務。而反過來看,許多用戶工廠,或許將樂于接受 “CIO外包”的模式。
      現在隨著管理殼的深入,這種現象也將在OT界——無論是設備端的調試還是維護變得普遍起來。對于小企業,不需要強大的IT能力,也可以沒有PLM軟件。它可以借助于第三方的服務,通過一種能力嵌入的方式,中小企業也能做大企業的事情。
      如果深究一步,這是一種即插即產(Plug&Produce)的思路。它的目標是將制造系統分成多個過程模塊,這些模塊可以在生產繼續進行時連接在一起。這樣,就可以在幾分鐘內重新配置制造單元布局,而不是傳統方法中的幾天。從U盤機器,到U盤產線,U盤工廠也就呼之欲出了。
      基于熱插拔式產線,或者進一步推進到U盤工廠,才是規?;鉀Q協同制造的關鍵。這背后需要對機器建模有著更加深刻的基礎層的探索,而合手的工具都已經備齊,無論是低代碼編程、61499的建模語言,或者OPC UA語義與通訊、面向對象仿真,還是容器化的微服務和時間敏感網絡。這些工具,并不會自動形成顛覆性的力量;只有底層的語義連接和頭疼的機器建模,才是決定性的支柱。無論是多么優秀的頭腦風暴,都無法把概念之花演繹成樹苗;只有老老實實地把手和腳都插到了沉甸甸臟兮兮的泥土里,智能制造才會有真正的根基。
      當人們追逐產線的柔性的時候,只在現場敲釘子、彎金屬是不足以實現的。只有底層連接,才有柔性之王。只有用底層標準將設備武裝起來,才能真正實現U盤工廠的即插即用:這才是智能制造最高級的柔性。
      為什么德國的資產管理殼AAS是一個非常接地氣的理念,也最有助于智能制造落地?因為它兼顧了老設備的改造。對于新設備,OPC UA直接嵌入,自然不存在舊設備升級的過程。而對于一個老設備,只要加一個插件,實現OPC UA服務,從而可以讓設備在線化、標準化;同時配一個AAS,就可以完成注冊而得以激活。那么這個老設備,就可以參與整個產線的設備互操作。
      沒有底層,就沒有生態
      德國正在醉心于完成智能機器底層標準的主導權,資產管理殼是它最為重要的資產。對于子模型標準,它已經選好了對象,無論是eCl@ss、AutomationML,還是OPC UA。而VDMA則正在將幾十種自動化裝備及工程工具,制定了跟OPC UA配套的規范。這其中包括德國機床協會的機床連接協議UMATI,或者是機器人、3D打印設備都在其中。甚至廚房裝備協會的各類終端設備,如微波爐、冰柜等也在其中。而在設計類軟件中,也在推動eCl@ss分類目錄的使用;同時在產線工藝和物流模擬,大力推動AutomationML的落地。
      在云這一層面,得到了微軟云和亞馬遜云的大力支持,在微軟AZURE部署管理殼變得非常容易。它們對于管理殼的云圖書館的建設非常積極。這意味著二者將徹底地進入未來工業云的領域。不知道阿里、華為、騰訊云是否為此做好了準備。沒有底層的根技術標準,上層的云都是同質化的計算能力。
      法國、日本和韓國,也都分別在工業設計軟件、機器人、機床等方面,參與管理殼的應用。
      管理殼最感興趣的就是跟生態有關。艾默生的安沃馳閥島,最近宣布采用了先進電子控制技術AES,從而將閥島變得更加智能化。而且可以接入OPC UA。其實,這樣的門檻從技術角度或許并不高。但如果大家都在介入,那么這件事情就好玩了:生態就是靠著群起而進,才能實現。
      如果沒有根部技術,生態就是五顏六色的肥皂泡。只有有人跟著一起玩,才會有所謂的生態。大筆一揮圈一個聯盟,是無法生態化的。沒有底層技術作為連接,又沒有市場蛋糕相互補位,所有的生態聯盟都不過是烏合之眾。
      有人玩,才會有生態
      小記:夢不在云端,夢在泥地里
      如果沒有信息建模,低代碼編程是偽命題。讓“編程平民化”的低代碼正在變得普遍,但這種技術充滿陷阱。如果熱衷于表面上的功能拖拽,那么這仍然是一個應用層面的集成。只要在底層,對設備進行充分建模,并且加載統一的通訊協議,對工廠現場的低代碼編程才是真實的。
      如果沒有設備的互操作能力,協同制造是偽命題。誰不喜歡協同制造?但這需要從底層設備的語義連接開始。如果只是致力于將設備的通訊協議連接起來,這充其量只能有限交換數據,而無法進行設備的即插即用。這意味著,現場仍然有大量的調試的工作。目前工業互聯網的語境,不過是粗糙地解決了表面上的通訊連接,這離機器的互操作相去甚遠。工業互聯網當前的框架設計,是無法實現跨車間、跨工廠的機器協同。
      如果沒有根部技術,工業互聯網的狂歡就是一場經不起推敲的資本游戲。德國的管理殼技術與標準正在一路下沉——沿途德國制造商各路人馬紛紛加入。2019年一些傳感器廠商如巴魯夫,已經開始將傳感器的IO-link跟AutomationML集成在一起。這也使得資產管理殼,可以一路下沉到傳感層,同時也方便了電氣選型設計、現場通信配置。德國顯然是一個軍團在作戰。德國工業4.0工作組將所有這些各項指標的數字模型標準,稱為工業4.0語言;而能將這一系列標準進行串聯所構成的機器協作,則被稱為工業4.0互操作性(Interoperability)??梢哉f,自從2015年德國人提出工業4.0的參考框架之后,一直就在圍繞這個框架進行完善和修補。德國人是耐心的建筑師,一直在同一個地基上蓋房子。而中國人則是急性子人挖井,挖幾米就要換地方。德國人還是埋在地里拱土,而中國的智能制造已經開始攫取花葉和果實。今日之短見,來日能收獲的只會是貧瘠。
      一花一世界,一樹一菩提?;ɡ锶绾慰吹绞澜?,樹中如何找尋菩提?資產管理殼AAS就是此花此樹。不過,德國人這次舉起了屠龍刀,它要統治的是所有機器的江湖。
     
    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它來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,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時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作品來源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 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等問題,請在作品發表之日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,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利。
     
     
    [ 資訊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關閉窗口 ]

     
    0條 [查看全部]  相關評論

     
    展會
    微信公眾號
    qq群
     
    工控網 | 工控文庫 | 工控視頻 | 工控軟件 | 在線教育 | 用戶使用指南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方式 | 使用協議 | 版權隱私 | 網站地圖 |手機版 | 廣告服務

    本網站所有文檔及文件資料,除特別標明本站原創外,均來自互聯網及網友上傳,如有涉及版權問題,請聯系我們,我們將第一時間處理。
    我們保留版權,任何涉嫌侵犯本站版權的行為,本站保留追究其法律責任的權利。

    Copyright ? 2018-2020 www.readoralive.com ?濱州新大新機電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魯ICP備11011731號-4
    曰本女人牲交视频免费
    <acronym id="zror4"></acronym>
  • <acronym id="zror4"><strong id="zror4"></strong></acronym>
  • <acronym id="zror4"><label id="zror4"><xmp id="zror4"></xmp></label></acronym>
  • <pre id="zror4"><del id="zror4"><xmp id="zror4"></xmp></del></pre><p id="zror4"><del id="zror4"><xmp id="zror4"></xmp></del></p>
  • <acronym id="zror4"></acronym>
    <table id="zror4"></table>
  • <table id="zror4"></table>